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贝棋牌

全力自救 奋力抢险 尽力办案

    8月3日至4日,第10号台风“达维”扑向辽宁,全省普降大到暴雨,多地河流暴涨,雨水成灾。

    大连、鞍山、本溪、营口、辽阳等地区的5个基层法院,15个人民法庭遭到不同程度的损毁,初步统计财产损失达2403.77万元。

    危情告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王振华十分焦虑,牵挂在怀,他专程来到受灾最为严重的盖州市人民法院,转达最高人民法院和省高院对干警及其家属的亲切慰问,并一一查看受损情况,详细了解灾情,商讨解决方案。

    “我们的队伍在百年不遇的大灾面前,体现出昂扬的精神面貌和无畏的品格作风,关键时刻经受住了考验!”王振华对盖州法院抗击灾害行动作出这样的评价。

    全力自救:13万余册案卷无一损毁

    记者来到盖州法院的时候,办公楼前的地面清理工作仍在继续,很多人一边铲除淤泥一边用罐车里的水进行冲洗。盖州法院院长刘少敏也在其中,他穿着短裤、趟着黄泥水迎接我们。办公楼一楼内的各房间墙面上还依稀可见黄褐色的水印,足有1米6、7之高,走廊内堆放着桌椅、电脑及杂物,让记者想象到灾情发生时的严重程度和灾后的狼藉及法官们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奋勇的身影。

    灾情来临,抢救档案这一硬仗在受灾法院率先打响。

    “其他损失都能挽回,档案损失无法弥补,必须全力以赴保护档案!”刘少敏下了死命令。干警们连夜抢救档案资料。由于一楼的电闸被水浸泡已经损坏,干警们在手电筒的微光之下,小心有序地将底层的案卷转移到安全地方,眼看着污水从脚踝漫到腰部,再到胸部,最后马上到颈部才不得不撤离。近十个小时抢救档案10余万卷,整个传递过程虽然紧张却没有一本案卷落到水中。

    被水浸湿的一小部分档案抢出后摊放在三楼的大会议室里,在新搭建的高至屋顶的木架子上一层一层摆晾着。“我们请来了档案局专家进行专业除湿,确保每一册档案合格后才能重新上架,13万余册档案全部能够安全完整留存。”

    本溪市平山区人民法院北台法庭的后院墙被冲倒,洪水齐腰深,平山区法院院长孟辉、副院长袁如龙组织干警脱下外衣,站好队,一摞一摞地将卷宗传递到二楼,最后在齐胸深的污水中安全撤离,无一档案受损。

    车辆、复印机、电脑……只要有一线希望和可能,干警们都全力保全。

    “我们院里有50多个干警家里都进水了,有的房屋被冲垮,但干警没有一个不坚守在岗位上,连家属也到法院帮忙,正因为有他们,法院的损失才降低到了最小。”刘少敏的话语间流淌着感动。

  

    奋力抢险:与灾区群众生死相依

    在危难时刻,积极自救重要,服从地方党委统一指挥救助百姓,人民法院更是责无旁贷。

    8月4日中午,海城市人民法院副院长韦志平、审委会专职委员李荣图接到参加市里抗洪抢险紧急集合通知后,第一时间带领干警奔赴汛情严重的东四管理区。韦志平不顾正在病中的身体,组织干警趟着齐腰深的洪水,冒着大雨背老人、抱孩子,搀扶群众有序向安全地带转移,疏导受灾群众撤离,直至次日凌晨一点多钟。

    地处葫芦岛市西部山区的建昌县,一轮强降雨使宫山咀水库库容急剧增加,大凌河水位暴涨。一些村民疏散转移到县法院办公楼附近,刚刚上任的县法院代院长赵志刚马上将村民安置到办公楼内,直到警报解除。了解到法院帮扶的牤牛营子乡险情较重,他立即与乡领导取得联系,来到一线了解灾情,帮助乡政府开展疏散工作。

    岫岩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此次也是受灾惨重,院长张宝在组织自救之余,还来到帮扶的红旗营子乡,带着干警参与当地村民的灾后重建。他挨家挨户查看灾情,帮助群众收拾被洪水冲垮的院落和房屋,还鼓励大家坚强面对。

    “不要急,有我们和大家共渡难关!”这是一名基层法院院长的爱民心声。

    爱心传递,温暖至心。受灾地区法院干警纷纷解囊,筹集资金缓解灾区百姓燃眉之急。营口中院干警捐款3万余元,棉被160余套;海城法院筹集款项6万余元;辽阳县法院干警捐款3万余元;南芬法院干警捐款5000余元……锦州、朝阳、大连、葫芦岛,各地法院积极组织开展灾民救助慰问活动,帮助受灾百姓恢复生产,重建家园。

    尽力办案:灾后第一庭顺利开审

    排期开庭日期已告知当事人,有条件要照常开庭,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开庭。8月7日,本溪市南芬区人民法院一楼审判庭全部被淹,停水停电,办公设施无法使用,但下马塘法庭庭长孙书武却照样开了这个到期的庭。

    “灾情发生后,我们这里的通讯塔都倒了,固定电话和手机通讯全部中断,开庭日期是早安排好的,我们又没办法通知当事人。被告贾某是鞍山海城一个农民,听说那里也是灾区,我不能确定他能不能来,无法联系,就只能等。”孙书武对记者说。结果贾某真就来了。法官们在二楼搭建了一个临时法庭,书记员用手写记录,将这起财产损害赔偿案顺利庭审完毕。

    “这么远的路程,我们不能让他白来,当时一楼的水虽然退了,但留下很深的淤泥,我挽起裤腿就上楼了。”孙书武比划着回忆当时的情形。

    双方当事人都很感动。贾某还对记者说:“我当时到法院,看到被水冲得乱七八糟的,还以为白跑一趟,没想到法官这么为老百姓着想,这样的法院肯定能公正。”

    岫岩县偏山岭镇是重灾区,部分养殖户、企业经济损失惨重。灾情刚缓解,一个企业就到法院申请赔偿,并要求证据保全。立案庭快速立案,将案件转至哈达碑法庭。庭长张若翼接案后,当即携带录像机、照相机等设备,将起诉状等手续送达被告,并通知原、被告一起到现场。

    企业库存的镁粉被水浸泡后流到地面上,遇水发生化学反应,张若翼冒着30多度的高温酷暑,站在齐膝深的淤泥中,腿脚被镁粉水烧灼着,历经四个小时逐一进行现场勘验、拍照、录像,固定和保全证据。

    “水灾现场时间越长,就越无法掌握真实状况,影响审判不说,也不利于双方当事人减少损失,恢复生产。”张若翼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

    特大洪水发生后,各地受灾法院党组纷纷作出部署,要求对洪灾引发的所有财产诉讼案件,开辟绿色通道,缓交诉讼费用,快速立案、快速审结,服务好灾区百姓及企业,为他们早日恢复信心、重建家园做出积极努力。

    在盖州法院,王振华就如何进一步开展灾后工作提出殷切希望,他说:“目前省高院领导已分赴各受灾法院进行慰问调研,掌握更加详尽、全面的第一手资料,尽快帮助受灾法院解决实际困难,恢复正常秩序。人民法院作为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国家机关,越是关键时期,越是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我们就越要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发扬不畏艰难、排除万难的精神,实践好‘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宗旨,用实际行动向党的十八大献礼!”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